http://www.abcls.cn

中禅寺=京极堂=秋彦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详情

  中禅寺秋彦是日本作家京极夏彦所著的京极堂系列小说中的主人公。其主业为旧书店“京极堂”的店主,家业为武藏晴明神社的神主,副业则是驱魔师。

  学生时代像个肺痨患者,气色极其不佳,身材瘦过头。与关口巽榎木津礼二郎、木场修太郎等人交往密切,持续至今。大学毕业的同时与中禅寺千鹤子结婚,婚后稍胖了一点,但“那张不健康又不高兴的臭脸倒是与过去毫无两样”。

  战时进行(即强制改)实验。这段经历很不愉快,本人后来也不愿提起。

  ——即京极堂【京极堂原来是千鹤子娘家的糕饼店屋,中禅寺开书店时擅自挪用】。与开钓鱼场“伊佐间屋”的伊佐间一成一样,后来店名直接变成了外,即中禅寺秋彦=京极堂。

  ”。记忆力惊人,几乎过目成诵。旅行也带着书,甚至在颠簸的旅途之中也不停地埋头读书也不会晕车,被夫人千鹤子戏称为“没有三半规管”。

  有相当程度的了解,但本人并无,对此也十分严谨和谦逊,自称“门外汉”、“外道之人”,“我为大策子上抄死老汉语,为执名句,被他凡圣名碍的外人。悉知十二分教如表显之说,依然不知佛法为何物之人——一介书商是也”。

  京极堂位于一片稀疏竹林围绕的荞麦店旁,旁边有一个眩晕坡,很陡;前面是片小树林,树林里有间神社,名为武藏晴明社。中禅寺秋彦是神社的神主。(有时深夜,京极堂以肘枕头横躺在拜殿中面对神像。认为“不局限于形式”,对他而言,“这种姿势已是十二分

  的表现”,“心中有即可”。)旧书店上挂着“由店主亲笔所写的、

  ‘京极堂’三个大字的匾额”。京极堂专进专业书、汉籍等书店避之不及的书,批进来的书都是自己要看的。据本人称本人称常客颇多。“但刚好他的兴趣广泛的令人咂舌,所以店内的货色反而显得齐全。” 中禅寺家中,“五坪大的客厅里有一整面墙壁全是书柜”,而“主人的间比这还要夸张”,正如店主自己所言并不是店里的书太多了才堆进子里,而是藏书太满了不得不摆到店里买。”

  京极堂学识渊博,而且能言善道,交际面极广。从佛教、教、教、儒教、,到道、修验道到各地的习俗、口头故事的知识特别丰富。熟悉全国各地大小神社佛刹。(这些令关口很感兴趣,而关口接受忧郁症治疗时积累的神经医学或学、心理学知识则是他求知的对象。学生时代经常带着关口与各种人来往,对小关的抑郁症起到了一定的疗效。京极堂与关口经常进行议论和讨论。每次关口前来拜访、书店便形同歇业。)经常古书,拥有

  》”。在与朋友的闲谈中,或涉入事件时,京极堂便会长篇地阐述道理。平日的博览群书、博闻强记在他的阐述中充分展示出来。谈论内容从本行的道、京极堂驱魔仪式、等,到心理学、近代物理,涉及范围极广,而看似长篇累牍、与案件无直接关联的对白,实则与事件的实质环环相扣,并且从一种高度将人们对事件的理解向正确的方向加以引导。自称Feminist(女权扩张论者)。从京极堂的观察力(对案件隐藏的线索和背后的心理掌握)注意力(在阅读书籍的时候,曾经责备关口看书就要认真看)记忆力(这个不用说了,看过的书的内容几乎都能背得下来)思维力(在哲学,心理学,学,民俗学很多高深的学术领域皆有自己的和)想象力(这个好像没提到)可以看出京极堂的智商应该接近200,在心理学上的测定范围。

  ——京极堂的妻子,“白皙的皮肤配上水汪汪的大眼,看起来颇有西洋美人之姿”“……是个品德超凡的女性,对这个性情怪癖的丈夫平素没有半句怨言”。娘家在京都,其父母与中禅寺秋彦的父母是熟人,将敦子从七岁起抚养长大。被敦子当作姐姐尊敬。娘家糕饼屋叫做“京极堂”,据此推测中禅寺夫人的娘家姓可能是“京极”?

  ——京极堂的妹妹。与哥哥年龄相差悬殊,现年约二十三四岁。和京极堂是亲兄妹。七岁时被送到父母京都的熟人家——千鹤子的娘家当养女。八岁时第一次见到哥哥,在祖父去世的一年到东京投靠哥哥。外表与哥哥完全不相像,有着少女般的外表,灵活的动作却活像个少年。经常被不熟悉的人误认为是千鹤子的妹妹。是一个个性活泼爽朗、有主见、工作能力强、能够独当一面的坚强女子。自学考上大学,后来感到无趣而参加工作。在稀谭舍担任记者,深受好评。

  是高中的同学和舍友,自始至终保持着深厚友谊,学生时代三人会在假期外出旅行;与木场也是朋友;同时,木场与榎木津是幼时的玩伴,木场与关口则是参军时的战友;四个人有着命中注定般相当奇妙的因缘。

  与关口的交往尤为密切,关口每月会三番两次拜访京极堂,而“这种情况调过来倒相当少见”。

  ,被评价为“像诸葛孔明”。与精通和书与汉籍的京极堂不同,他擅长的领域是洋书。被关口评价为“有一种外国谍报员的气质”。《铁鼠之槛》中登场。

  ,据传是区最潇洒的男子,在《狂骨之梦》中为京极堂提供脑髓之屋”的资料,《铁鼠之槛》中拿出宽永本末帐,到第6本为止尚未露出庐山真面目。

  ,在川崎开着一家经营和书和古地图的书店“熏紫亭”。京极堂称他为“在那一行连他也望尘莫及的高人。”在《涂佛之宴——备宴》中登场。

  以下是益田对京极堂在“箱根僧侣连续”——即《铁鼠之槛》中的解谜的看法:

  。关系者身处的世界观并重新构筑的手法,作为疗愈确实有效……

  这名男子并非享受着既有的世界,而是于创造世界——即使是伪造的世界。

  只是,人类是聪明狡猾的动物,说是偶然,是不会信服的。人会想要制造出明确的图像,就像蜘蛛结网那样,在朦胧的偶然与偶然的点之间牵上丝线。如果形成美丽的图像,就称之为必然,若是呈现扭曲的图像,就称之为偶然。只是这样罢了。如果把蜘蛛丝——道理拿掉的话,世界就只是一团混沌的偶然的积累罢了。

  2.驱魔是我的工作。纵然不情愿,纵然违反我的主义主张,甚或自相矛盾,都没有关系。我只是选择当下最有效的咒文来念诵罢了。现代、凡现代、、非——我打从一开始就没有这类区别。

  3.工业是纺织机的所带来的,这实在是个的吻合。近代男性是借由女性的神性而成立的,而女性依然只能够靠着纺织来加入这个……结合女郎与蜘蛛,与女工……女郎蜘蛛这个妖怪简直就像预言了近代女性史的面。

  ”。前去解开谜团时常常身着染有晴明桔梗(五芒星)的黑色简便和服,带着手甲,黑袜黑木屐。冬季外面穿着黑色和服外套。《魍魉之匣》中被比作黑鸦,《姑获鸟之夏》的内藤则其像舞伎的助六。

  不悦而冷淡的表情是常态,关口等熟人对这一点十分了解,但不习惯的人会感到分外。

  星形符从的背景中浮现,清明桔梗出现了,是那盏灯笼。一名打扮奇异的男子从烟雨迷蒙的眩晕坡上缓缓走下。他手持油纸伞,穿着仿佛用墨水染过的纯黑简便和服,薄布料的黑色和服外套上同样染着晴明桔梗的家纹。手上带着手背套,脚上穿着黑布袜与黑木屐,只有木屐带是红色的,

  黑色的简便和服,手上戴着手甲。脚穿黑布袜与黑木屐,只有木屐带子是红色的,手上拿着染上晴明桔梗的纯白和服外套,他就是黑衣男子——

  敦子和饭洼愣住似的望着他的背影,但京极堂的背影很快地就与暗处的黑色,消失不见了。

  人墙分开来,一个戴着银框眼镜、长相醒目的西装男子如同向导般出现了。后面有两名男子并肩站着,一个是娃娃脸的年轻男子,另一个则是有着一副不可思相的和服男子。

  杉浦一瞬间露出痴呆的表情,随即起来。津*和也都露出奇异的眼神望去。

  死神望向杉浦,就这么无言地解下和服外套。银框眼镜男子从柴田后方附耳过去,急急地说了些什么,柴田瞪大了眼睛。死神望着杉浦,将和服外套递给长相不可思议的男子。

  黑色的简便和服,黑布袜及黑木屐,只有木屐带是红的,手中的短外套也是黑的。

  阴沉的表情常常一成不变,但他愉快的心情并不明显地体现脸上。不高兴或陷入苦思时,表情“超越了不悦而近乎”。

  养着一只中国金华山捉到的金华猫,名叫“石榴”,因为打哈欠时的脸像石榴。之前听说金华猫会作怪而想尽办法弄到手,而这只却只会睡觉,彻底欠缺警戒心,不会捉老鼠,喜欢睡在檐廊上。

  而京极堂这位侦探的与众不同之处也就在这里。一般的侦探恐怕是一一去寻访谜团外的迷障,透过删去各种的不可能而得到最后唯一的可能,但京极堂却以一种先验性的方式理解谜团的核心,对他来说,理解案情不如妖怪本体来得优先。因为只有了解妖怪本身,才能知道谜团的核心在哪里,也才能予以击破。京极堂真正让侦探困扰,不在于如何揭露案情,而在于

  如何剥除以外的重重、,才能让众人都得以理解,并且回归正常

  。用书中的话来说,就是要如何接触在人们身上的、护身物,让生活回到正轨。由此观之,京极小说有的长篇累牍的人物对话也变得可以理解了,因为在京极堂逐步剥落书中人物的附身物,也就是那些被我们视为常识、常理的东西……所以京极堂必须博学、好辩,因为只有这样的角色,才有可能突破常识给我们带来的,进而,理解案情。

  ……第二个特色是京极堂的对白。京极堂非常喜欢长篇大论地阐述道理,内容从古籍轶事民间传说文化背景到近代物理,几乎无所不包;在《姑获鸟之夏》的开场,关口向他提及传闻时,就被京极堂滔滔不绝的言语的,但,京极堂京极堂并非漫无目的地卖弄学问,相反的,从传闻当中发展出来的所有言论,都

  ;京极堂的立论绝大所属都不是空穴来风,但听毕竟还是可能让人吃不消,角色们的幽默个性,就正好让我们在阅读京极堂时能够停顿,喘口气,好消化一下这些奇妙的信息。

  这次介绍的是当侦探的师……“驱邪”的能人——京极堂!本名叫中禅寺秋彦,别人都用他家经营的古书店·京极堂来称呼他。他长发飘飘,身穿和服,但面带病容,总习惯性地拉长脸。平时每天都在读书中度过,但是一旦朋友关口来拜托他去对付那些“附身的东西”,他就会穿上驱魔的晴明桔梗印的黑羽披风迎战,这种神秘的打扮与他声称“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神秘的东西”的言辞截然相反。他根据自己广博的知识和科学的思考,看穿了那些隐藏在奇怪事件背后的。京极夏彦的这部作品每卷都超过800页,所以也被称为“砖头书”,这么说来我的漫画好象也很厚……

  (注:晴明桔梗印其形状为五芒星,因形似桔梗花,而且是日本平安时代知安倍晴明首创,故称为“晴明桔梗印”。这个印表示的,在日本有驱魔的含义。)

原文标题:中禅寺=京极堂=秋彦 网址:http://www.abcls.cn/jiaoyuxinwen/2020/0402/356.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