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bcls.cn

从蔡徐坤律师函事件看鬼畜=蔡徐坤鬼畜

  昨日(4月12日)蔡徐坤委托律师事务所向哔哩哔哩(B站)发出的一封律师告知函在网上引起了不小的风波。在律师函中认为B站网上存在大量严重委托利的内容,这些内容对蔡旭坤的表演视频素材进意剪辑对其造成不良影响。

  我们都知道每个的人格受到法律,用、等方式其。蔡徐坤拿起法律的武器自己的权益是在行使其正当。但在另一方面我作为一名法律从业者,对于B站繁荣的鬼畜视频文化有一些自己的认识:

  鬼畜视频(“短视频混剪”同义)是一种基于剪辑功能的二次创作短视频类型,(现实中不存在的)将定义为“将多个预先存在的视频文本根据并不明显的关系组合成完整视频的类型。混剪短视频具有高度建构性,作者往往会广泛的收集各种电影、音乐、文本中的合适素材共同构建属于自己的作品。其在表现形式上往往主题鲜明,蔡徐坤鬼畜作者根据某个预先设立的主题组拼接镜头与素材。

  例如下图的视频:曲基础素材来源小苹果,肖像黄旭东、张等,但填词等为创作者独创。

  从这度中我们可以看到侵权是鬼畜视频的原生性问题,互联网下鬼畜视频中往往会素材来源方的(著作权、肖像权等)。蔡徐坤鬼畜B站繁荣的短视频混剪创作文化背后所隐藏的侵权问题就像定时般,随时都有可能因为人进行而将其点燃。

  当然我们也清楚的认识到短视频混剪不是个简单的边界界定问题,而是充满着复杂关系的文化。

  虽然UP主在进行短视频混剪时或多或少使用了未经著作权持有者许可的素材,但在其创作本身包含了作者大量智慧性劳动,是互联网内容产业和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美国著作权法中短视频混剪作为衍生作品的一种,是受“合理使用原则”。该原则允许有限使用受著作权材料而不必获得著作权持有者的许可。在判断二次创作者的创作作品将根据“原则”来判定未经允许使用受著作权的材料是否属于合理使用,所有的事实和情境均被用来衡量该作品是否产生足够大的或文化效益,以抵消其使用著作权的成本。

  通常来说会有两个关键问题:1.独特创作表达:未经许可的使用所创作的作品是否与原材料有些不同的思想主旨,抑或是简单的重复原材料的意图与价值?2.合适的素材量:在考量原作品的内核与用途之后,被抽取的材料类型与数量是否合适?

  从起初重视作品的著作权归属,到寻找创意分享与著作权之间平衡,这种微妙的转变从侧面反映互联网发展带来的亚文化对于既定规则的冲击。在这个过程中原创的概念已悄然发生改变,原创性更多地来源于使用的能力,而非创造的能力。

  在这里美国法律的制定者考虑到互联网发展的价值趋势(、、),以一种平衡思维来考量混剪创作者的生产空间,即在合理使用原则下混剪的原创性、文化价值及其与原作品之间的良性关系都是重要的。

  回到国内,我国《中著作权法》第二章第十四条,汇编若干作品、作品的片段或者不构成作品的数据或者材料,对其内容的选择或者编排体现独创性的作品,为汇编作品,其著作权由汇编人享有,但行使著作权时,不得原作品的著作权。基于法律,鬼畜视频创作者享有二次创作作品的著作权,在获得原作品授权或符合合理使用原则的优质混剪短视频作品,也理应得到的。

  个人认为鬼畜视频的创作作为亚文化的一种表达形式,在发展的同时也为原作品的起到作用。

  回到事件的主角蔡徐坤作为要求B站删除侵权视频的行为是没问题的,但我们也要认识到他还是知名的人物(“偶像”),其的边界往往在现实中会出现“限缩”。我这边举两个例子:

  一:在虎牙诉“嗨氏”一案中针对刷屏这样到:“………网络主播属人物的范畴,为人们广泛知晓和关注,且能从中得到较大利益。………网络互动与交流不会是绝对的和谐,必然会发生争执甚至。而网络言论的即时性,主播不可避免地会遇到带有性质甚至过激的评论。面对和处理网络言论应为网络主播的职业内容,网络主播尤其是从事网络主播的主体应当有能力正确面对和处理来自网络褒贬不一的评价甚至。”

  二:范志毅诉文汇新合报业集团名誉权案“……其消息来源并非主观臆造,从文章的结构和内容上看,旨在连续调查传闻的真实性。即使范志毅认为报道指名道姓其名誉,但在行使监督的过程中,作为人物的范志毅,对于可能的轻微损害应当予以受。从表面上看,报道涉及的是范志毅个人的私事,但这一私事与关注世界杯、关心中国足球相联系时,这一私事就不是一般意义的私事,而属于利益的一部分,当然可以成为新闻报道的内容。”

  它表明我国司法机关已经注意到了对人物进行所引起的名誉权案件与普通民事侵权案件的重要差异,人物为了的利益应该一定的个人隐私,受可能发生的轻微名誉损害。

  “人气”一词是形容人或事物受欢迎的程度,或者受关注的一定量的体现。像蔡徐坤这类的人物的成名是需要关注,并且、群众自发对其作品、生活、思想、成就的广泛。并且人物在某种意义上脱离其个体本身,已作为一个文化符融在群众的生活当中。

  鬼畜视频本身作为群众在亚文化中的创作表达形式,其表达内容并不当然对被创作对象的侵权。UP主在创作鬼畜视频的行为,本就是群众在接受文化符合后二次创作输出表达的调侃、、、爱护之意。成龙的duang duang duang特效, 张家辉的渣渣辉是大家对其的调侃,这种调控内容的本身是调侃对象的名誉,但在另外一方面也使得成龙、蔡徐坤鬼畜张家辉这类演员在近年主演电影不多的情况下依然维持很高的民间热度。

  对于蔡徐坤来说群众二次创作的鬼畜视频是属于知名人物必然接受到的,在鬼畜视频表达内容适当的情况下还可以进一步其人气。

  在这次事件中蔡徐坤及其经纪应该是注意到B站的某些鬼畜视频的表达内容已脱离调侃之意而发展到人身,但不便于直接向UP主进行索赔,所以采用向网站管理者通知侵权情况要求进行删除。

  之所以采用这种方式我个人想法是:1.不直接向UP主进行索赔,避免大规模带来的负面(参考2019年1月14日正策律所接受“冯提莫”委托的律师声明内容);2.向网站管理者发律师通知函通知侵权行为的出现,B站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的“避风港”,要求其采取措施移除相关内容的;3. 敲山震虎,给UP提醒要求注意创作内容,自行下架。

  自己非常钦佩一些UP主仅仅依靠热情来创作鬼畜视频,并且所创作的短视频剪辑具有非常高的专业水准。例如B站中的UP主 子琳要当摸鱼王、种葡萄的烊千千为星际争霸选手个人创作的《卫星点灯》、《亚手》、《起峰了》,能够让游戏粉丝除了观看选手的比赛操作之余还能通过曲传唱其传奇故事,实现鬼畜视频创作与被创作对象的良好互动。

  备注:吐槽一点,为了写文章我在B站点击了几次蔡徐坤的鬼畜视频,后面的推送都变成蔡徐坤的鬼畜视频了…

原文标题:从蔡徐坤律师函事件看鬼畜=蔡徐坤鬼畜 网址:http://www.abcls.cn/youxixinwen/2020/0402/397.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