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bcls.cn

上山下乡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详情

  “上山下乡”一词最早见于1956年10月25日局关于《1956年到196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修正草案)》的文件中,第一次提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这个概念,这也成了知青上山下乡开始的标志。

  真正意义上的上山下乡始于1955年,(为缩小城乡差距),这年的8月9日,青年杨华、李秉衡等人向共青团市委提出到边疆区垦荒,11月份获得市团委的批准与鼓励,随后引起城市知识青年到农村和边疆垦荒的热潮,发出“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到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很有必要”的,中国组织大量城市“知识青年”离开城市,在农村定居和劳动的群众线运动。

  上山下乡有两大模式:农场(包括兵团、干校)和插队。与农场模式不同:插队属于集体所有制,无需政审体检等手续,也没有严格的名额(赴边疆除外),顾名思义就是安插在农村生产队,和普通社员一样挣工分、分红分口粮。1968年以前的上山下乡以农场模式为主。因造成了中学生滞留学校,到1968年中国出现了绝无仅有的六届初、高中学生(即“老三届”)一起毕业的奇景。这年的冬季起,插队模式就成为上山下乡的主要模式。人数规模之大、涉及到家庭之多、动员力度之强、国内外影响之深,都是空前绝后的。“插队”从此成为一个特殊意义的词汇,提到“插队”就不用提“知青”,不用提“上山下乡”了。一代人到了国外也叫“洋插队”,而没有、也不会有“洋农场”、“洋兵团”、“洋干校”之类。

  插队模式不同于农场模式的突出特点是没有后勤,因此就有一个非过不可的“生活关”,一些尚未成年又在当地没有亲属帮助的知青所处的困境,给整个造成巨大的不良影响。结束上山下乡的理由中若干个“不满意”也主要来自1968年以后的插队模式。

  插队模式带有明显的“待业”性质,可通过优先当地农民的“农转非”途径回城。兵团(农场)知青为回城提出“我们不是农工,我们是知青”的口,也间接了插队模式“待业”的实质。

  上山下乡并非始自,它从20世纪50年代便被,至60年代而展开,70年代末结束。对当时的知青来说,他们到农村去,是为了消灭“三大差别”(即工农差别、城乡差别和体力与脑力劳动差别),带有积极的理想主义色彩,邢燕子侯隽董加耕等一大批青年,便是他们的典型代表。

  上山下乡运动,对大多数知青们的确是一个的锻炼,客观上并没有解决我国农村三大差别,由于当时在以为纲的历史下,知青各自家庭背景的不同 ,知青返城的待遇也是不同的,也存在着下乡锻炼镀金走过场和所谓的永远扎根农村干的现象,有些地方知识青年在农村遭受的事件也屡屡发生,特别是最后期返城的部分知青,多数是遭最后得到解放的家属子女们,他们是最后一批被下发文件各省经过统计落实实名回城的。

  上千万的知青回城后,并未出现某些官员担心的城市因容纳不下这么多人而引发混乱。相反,由于这个决定得到了全国的欢迎反而使得城市和农村都更加“和谐”。国家在八十年代初骤然强化的计划生育政策是对知青返城的一种反应。

  进行两年后,中国各个领域一片大乱,机构瘫痪了,工厂停工了,学校停课了,领导成了敌人,人与人之间充满了对立,派别之间的分歧发展成了武斗,用上了实弹。是从学校发动起来的,学生相对单纯,在被作为发动的工具后,无所事事的已经成了被利用的力量。者必须尽快对做出处理。对我国经济造成了极大的,很多工厂处于停顿状态,城市已经无法安置连续三届2000来万毕业生就业。如果让他们仍然滞留在城市,又无法继续学业,后果肯定是严重的。

  从当时的现实情况考虑,上山下乡在客观上应该是最好的选择。把这些学生分散到农村的“广阔天地”之中,也就消除了的力;上山下乡虽然国家要给与一些补贴,但是那也比在城市就业的成本低得多,因为大多数知青是不拿工资的。至于“接受贫下中农”、“屯垦戍边”,都是在学生身上的压力。试想学生真需要,城市的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不是更好的老师吗?农村本来就劳动力过剩,让农村青年去屯垦戍边,即有利于解放农村劳动力,也有利于农垦事业。上山下乡的动机就是为了解决2000万学生的就业。

  苏联在1954年大规模垦荒运动中,改变了过去开荒的办法,而以城市青年为垦荒主体,两年里一共动员了27万城市青年垦荒。此举既解决了粮食短缺,又解决了城市青年就业问题。 而在1955年4月,团代表团访苏时了解到到了苏联的城市青年垦荒运动,回来后就向党汇报了苏联的做法,认为“从城市中动员年轻力壮、有文化的青年去参加垦荒工作是有好处的,也是今后解决城市中不能升学和无职业青年就业问题的一个办法”。这个意见得到的首肯。

  上山下乡运动最早可以追溯到 1955 年,以杨华为首的六十名青年组成了青年志愿垦荒队,远赴关东的北大荒去垦荒。中国主义青年团于 8 月30 日为他们了盛大的欢送会。团在欢送会上把“市青年志愿垦荒队”的队旗授予这批青年。鼓励当时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自愿到条件艰苦的农村去锻炼自己”,把邢燕子等人做为典型模范在青年人中大为宣传。在省萝北县(现今)开垦出1200亩荒地,第二年生产了13.5万公斤粮食、30万公斤蔬菜,还盖起了宿舍和食堂。

  随后第二批、第三批青年志愿垦荒队以及、山东的2000多名青年,也以志愿垦荒队员的身份来到垦区。上海青年则要求去淮北开荒种粮。 在、上海的影响下,1955年、1956年,浙年去新疆、广州青年去海南、江苏和四川的青年去青海,从而奏响了城市青年上山下乡的序幕。1958年,美术家朱宣咸创作的作品《知识青年出工去》,就非常典型生动的记录了在那个特定时代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画面。

  真正有组织、大规模地把大批城镇青年送到农村去,则是在后期,决定给运动刹车的时候。说:“

  ”的,上山下乡运动大规模展开,1968年当年在校的初中和高中生(1966、1967、1968年三届学生,后来被称为“老三届”),全部前往农村。中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总人数达到1600多万人,十分之一的城市人口来到了乡村。这是人类现代历史上罕见的从城市到乡村的人口大迁移。全国城市居民家庭中,几乎没有一家不和“知青”下乡联系在一起。

  进入70年代以后,开始允许知识青年以招工、考试、病退、顶职、独生子女、身边无人、工农兵等各种各样名目繁多的名义逐步返回城市。到70年代后期,出现了大规模的的,知青们通过、、卧轨、甚至等方式的强烈要求回城,其中以西双版纳的最为出名。1978年底,全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工作会议在召开,这次会议决定在今后若干年内,还要继续动员知识青年上山下乡

  1985年,劳动人事部发文《关于解决原下乡知识青年插队期间工龄计算问题的通知》将下乡知识青年的工龄从其下乡之日算起,也算是对他们利益的补偿。

  从1968年到1969年,主要是将大部分“老三届”毕业生分配到农村、边疆。

  “上山下乡”的“知青”当中,大部分是到农村“插队落户”,但还有一部分虽然也是务农,过的却是“生产建设兵团”的准军事化生活,他们的状况与 “插队知青”有很大不同。“上山下乡运动”前期,全国各地组建了许多“生产建设兵团”,有一大批“知青”到这些“生产建设兵团”参加“屯垦”。“生产建设兵团”虽有“屯垦”的功能,但却非正规军队,它同时兼具安排城市失业青年就业和备战的目的。

  1968年底,中苏关系对立,向全国发出了“全民皆兵”,“招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备战备荒为”,“深挖洞、广积粮”等一系列关于备战的。城市里开始修建防空洞,沿海地区不少军工企业纷纷西迁。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各地组建了以“知青”为主要的大量“生产建设兵团”。

  从1969年初到1970年,原有的“生产建设兵团”大规模扩大建制,同时新成立了、、广州、江苏、安徽、福建、云南、浙江、山东、湖北共10个“生产建设兵团”以及、江西、广西的3个农垦师,加上50年代组建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全国共有12个“生产建设兵团”及3个农垦师。

  从1970年到1973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人数锐减,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又一次发生经济“过热”,出现了所谓“三突破”,职工队伍的迅速膨胀,使应届初、高中毕业生大部分留城,一部分在乡知识青年也通过招工回城。

  从1974年到1976年,1973年1月全国计划工作会议提出采取经济“紧缩”政策,其中一条措施就是严格控制职工总数的增长。城市中学毕业生的出,又开始以上山下乡为主。

  我国从1966年开始有了知青,1977年是最后一批下放知青。

  业压力,借此达到了解散组织的目的,但是几千万年轻人的青春被荒废,无数家庭被,这场运动也造成了各个层面的乱。由于无数本应成为学者专家的年轻人莫名其妙地在乡间务农,八十年代以后出现了知识断代,学术研究后继乏人的现象。

  上山下乡运动令无数中国城市青年接触了中国广大的农村地区,他们中的很多人在此之前从未去过农村,对农村的了解仅仅局限于课本的文字和的宣传。

  一些曾经参加上山下乡运动的人后来经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了作家,如史铁生叶辛梁晓声张承志张抗抗陆星儿等,他们都曾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创作了知青文学。然而,更多的知青则永远失去了受教育的机会,他们在九十年代的潮中更是首当其冲,经常被工作单位裁减而失业。

  来的后果,给知青家长带来的怨气,在当时极“左”的里,不止发生在知青身上,而是带给老百姓的共同灾难。 对于上山下乡,大多数人是迫于强大的压力,被敲锣打鼓赶到农村的。也只有期间,这样的事情才有可能实施。 所以对上山下乡运动的反思不能脱离的背景,上山下乡所造成的后果,也只是的之一。

  当年的知青大都已到了退休年龄。人是生活在里的,除了物质生活,还需要生活。上山下乡是当年的知青踏入的第一步,大家同生活、共命运,有太多的共同语言。与人生的阶段相比,许多人对那段生活的记忆最为深刻,因而也就更加怀念。

  同时知青下乡对于农村的教育普及、合作医疗制度的建立以及乡镇企业的建立(乡镇企业成立多是知青推动,初期其业务也大多是知青担任)都起到决定性作用,大幅度改变农民面貌。

  运动过去几十年后,当年的知青们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的主力,他们通常对自己留在农村的青春年华抱有情绪,甚至有人自称“在广阔天地里度过了少年和青年时代的这一代人们,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决不后悔。”

  在1978年曾说:“国家花了三百个亿,买了三个不满意。知青不满意,家长不满意,农民也不满意。”

  从农村经济发展的角度看,知青是农民的一个负担。只有在那些缺乏基础教育的地方,极少数能够从事这种工作的知青才有益于农村的发展。 但这些有限的贡献远不能抵消知青给农村社区造成的损失。而且它们为时甚短,如果像80年代初那样培训当地青年承担这些工作,从来看效率更高。更重要的是,在农村的基本政策的情况下,下放知青的努力并不能给农村的发展带来多少好处。知青离开后实行的大刀阔斧的农村,才为农村带来了实质性的改进。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给接收知识青年地区的农村、农民在经济上带来一定的压力,给知识青年家长造成负担,同时给一些知识青年带来不幸。在“接受”的过程中,他们了接受正常教育的机会,成为在文化知识方面准备不足的一代人,加重了“”造成的“人才断层”。由于“”中法制被,知识青年的人身往往得不到保障,使得不少下乡知识青年受到。

  1968-1969年的大规模下乡运动的目标虽然没有明说,显然是为了结束运动,就此而言它是成功的。但从来看,它的后果确实是消极的。下乡政策导致的不满、事件之后出现的幻灭感,以及农村地区和控制力的相对薄弱,使知青一代滋生出文化和上的叛逆倾向。

  至于根据品质而不是专业成绩选拔精英的方法,以及藉此实现一个平等的目标,也没有取得什么积极。除了在战争或时期,以作为提拔精英的制度难免导致和因循守旧。

  “”时期大规模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的发生和延续,既有经济原因,也有当时的原因。从经济方面看,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主要是为了缓解城镇青年就业危机,安置城镇中学毕业生。从方面看,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又是“”极左及其利用某些思想理论的产物。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演变成一场运动,与认为要对青年学生进行“”的想法和他试图以此来缩小三大差别的思想有关。希望知识青年要在的大风大浪中“滚一身泥巴,炼一颗红心”,培养和造就成为事业的人,一个重要途径就是在正确的线指导之下,由工农兵给他们以,同工农相结合。

  梁晓声的中篇小说《今夜有暴风雨》和长篇小说《雪城》及据此改编的这两部同名电视剧反映了关东的知青(生产建设兵团战士)的生活。

  叶辛所写的著名小说以及由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孽债》,描述的1990年代时,上海知青在西双版纳插队时所生的儿女,来到上海寻找亲生父母的故事。早期叶辛的长篇小说《蹉跎岁月》及其后据此改编的同名电视剧也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和刘烨主演的电影《美人草》演绎了云南知青的一段爱情故事。

  导演张暖昕拍摄的知青电影《青春祭》,描写了一位美丽的姑娘在西双版纳的知青生活。

  陈冲导演的电影《》描写了一位上山下乡到的姑娘的悲惨命运的故事。

  1983年出品的由谢飞导演的电影《我们的田野》是第一部知青电影,描述了当年北大荒的知青生活。影片由周里京和林芳兵主演。

  《血色浪漫》是以这次上山下乡为背景的一部电视剧,局部反映了当时的一个城市知识下乡的背景,可以说是近年来下乡运动描写最真实的一部电视题材的作品。本剧的主演有刘烨和孙俪。

  《北风那个吹》主演闫妮、夏雨、马苏,是高满堂根据自己年轻时下乡的真实感受创作,讲述七十年代知青的真实生活,以二十多载的命运跨度,以笑泪交融的独特讲述方式,闫妮在剧中扮演了憨厚朴实的大队长牛鲜花,她爱上了由夏雨饰演的知青帅子,两人由此开展了一段跨越20年的姐弟情缘。

  《无声的群落:大巴山老知青回忆录(19-1965)》,邓鹏主编

  “知青”,是一个打着时代烙印的词语。1955年,提出,“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在这句“最高”的鼓舞下,累计有1000多万知青上山下乡,形成19世纪50、60、70年代中国的一道特别风景线。愤然做出批示,“不杀不足以平”。

原文标题:上山下乡 网址:http://www.abcls.cn/yulexinwen/2020/0421/7082.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