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bcls.cn

论文范文—“改稻为桑”何以弄巧成拙

  “改稻为桑”何以弄巧成拙一项的国策,却因不同利益群 体之间的利益争夺而变得祸国殃民 在明末清初之前一千多年里,中国 的经济形态,一直是自给自足的自然经 济,除了盐、铁等重要物质实行国有垄 断经营之外,国家对蚕桑、粮草的生产 和流通大体都是放开的。从电视剧《乔 家大院》中,我们可以看到,晋商的发 迹主要是在北方的边境地区。因为那里 有大量的屯兵,实行粮草交易,不 仅减轻了国家的负担,而且给山西人创 造了发展贸易的机会。当然,晋商以战 争为商机,囤积粮草,发战争财,那也 是再自然不 过的事情。 到了明 末清初时, 中国的 才开始有意识地一些影响经济发展 的产业政策。 嘉靖年间,国库,经济到了崩 溃的边缘。民间传说:“嘉靖嘉靖,家 家干净。”到了老百姓都说家家干净的 时候,不仅帝王不幸福了,而且帝国的 都是个问题,何以奢谈可持续发展? 在《大明王朝1566》中,严嵩父 子连哄带诱,与嘉靖共同忽悠出了一项 “改稻为桑”的国策,目的是要通过发 展生产,扩大出口,来增加国家的财政 收入,填补亏空。 表面听起来,“改稻为桑”无论如 何是的一项好政策。农民种地 的收入不如种桑的收入高,嘉靖又决定 不增加改稻为桑者的税收。而且蚕桑 业的发展,必然带来农业向手工业的转 移,几千年来脸朝黄土背朝天的人 因此有望拿到“农转非”户口,这是多 大的好事呀,老百姓怎能不? 然而,“改稻为桑”这个看似英明 的国策,就出了问题。 急功近利。推行这项国策的人提出 了“一年初见成效,三年内大见成效” 的目标。第一年就要织出五十万匹丝绸, 而且已经与签订了出口合同。典型 的“政绩工程”!尽管当时的官员还不 善于以“亲民”为口,打出“为老百 姓办几件实事”的旗帜,但做事已经 胆气十足了。为了推行国策,竟派 士兵骑着战马去踏农民的秧田,引发了 杭州郊区的老百姓到总督府集体的 事件。 兼并土地。要丝绸的规模生产 和质量,必须解决原料生产的规模经济 问题。所以“改稻为桑”必然涉及土地 兼并问题。如果古人能够像现代人一样, 在土地兼并的同时,辅之以合理的补偿 和就业人口的转移,本也无事。但那个 时代的阶级是想不出现代人的办法 的。于是,商人为了降低土地兼并的成 本,与官员,通过行力来 压低土地价格。的背后,是官 员从中瓜分相当份额的巨大利益,所谓 少数人吃多数人,再少也是多。 这不禁让人想起前些年某些城市, 与商谈好了土地价格, 然后不惜甚至“” ,旧城成为不断引发群体 事件的一个重要原因。 有意思的是,推行“改稻为桑”的 一派,高举推行国策的伟大旗帜,雷厉 风行,敢做敢为,大刀阔斧,义正辞严。 而他们的措施,却激起了有的 官员的反对与,由于不便与皇上钦 定的国策作对,“改稻为桑”的反对派, 一方面以百姓根本利益的代表者自居, 另一方面又只能阳奉阴违。于是,这场 博弈成了一场明枪暗箭的党争。 简单问题复杂化。尽管胡宪是严 嵩的,但他有大局观念,且行事谨 慎。原本是能把“改稻为桑”处理好的, 但却派谭伦督战,把局面搞乱了, 使胡宪腹背受敌,左右为难,成了风 箱里的老鼠,最后只好下课。接下来, 严世藩又想加强力量,但为了避嫌,派 出的是一个不谙,完全没有地 方工作经验的高翰文,结果彻底把事情 搅黄了。任何人物,如果不能就事 论事,而是以人划线,必然会将问题复 杂化。互相掣肘的结果是,不但不能做 的事做不了,能做的事也做不了了。 问题外部化。争斗一旦到 了白炽化的阶段,出于对失败的恐惧, 各方出手都趋向于斗狠,非致对方于死 地而后快就成为选择。为了嫁祸于 人,郑泌昌、何茂才不惜放走倭寇,纵 火劫狱,诬良通倭。但这也是一着险棋, 把外敌都请出来当棋子了,难怪郑泌昌 对何茂才说:“这可是最后一步棋了。 做不好,你和我就自己坐到上去 一个问题在延续的过程中,往往会衍生出一系列问题,何况一系列问题在 互动的过程中,不知会繁殖出多少问题。 于是,“改稻为桑”的结局如何就不难 预见了。淳安、建德两县被淹,马宁远 等四人问斩,胡宪辞去浙江巡抚, 郑泌昌、何茂才被,沈一石放火自 焚,杨金水疯了,高翰文被„„原 本是一次向自然要资源的经济活动,最 终却变成了向要命的斗争。 “改稻为桑”如何被定为国策 在《大明王朝1566》中,为了弥 补上一年的巨大财政赤字,严家父子绞 尽脑汁,挖空心思,终于想出了一个能 够实现方方面面多赢的好办法,这个办 法好就好在他手下有人。 浙直总署兼浙江巡抚胡宪,是严 嵩一手提拔起来的朝廷重臣,人品才干 都是一等一的国家栋梁之才,并且深得 皇上信任。浙江的布政吏郑泌昌,按察 吏何茂才,也都是嫡系,由他们来组织 扩大丝绸的生产和出口,换取外汇,增 收几百万两白银来填补亏空,看来没有 多大问题。而且,项目过手的环节多, 肥水丰厚,不仅手下的人有积极性,把 他们养肥了,自然也就有了孝敬老师的 银子。 然而,严家父子也知道,关系如此 重大的经济政策,必然涉及到方方面面, 推行起来难度比较大。首先,必须要得 到皇上的首肯,并且使之成为一项国策, 推行起来才有可能平衡各方面的利益, 尤其是要搞定太监总管吕公公,以及他 的干儿子--江南织造局兼浙江舶司的一 把手杨金水,并且可以拿虎皮做大旗, 排除的干扰,达到预期的目的。 创新总是很难的,从古至今都是这样。 真是难为了严家父子,在周云逸死 后的这个难过的春节期间,经过反复论 证,精心谋划,总算是拿出了一个比较 完整的自救方略,并且在如何抛出这个 方略的问题上,也都颇费心思,进行了 深思熟虑的谋划。这一出戏所表现出来 的招术套,都显见八十一岁的严嵩, 是何等的老成谋国。否则,我们很难理 解:为什么嘉靖明知严嵩一伙为恶多端、 贪得无厌,却还是离不开他们。 借着张居正提出扩充海防、抗击倭 寇所引出的话题,严嵩,侃侃 而谈,循循善诱,给嘉靖留下了足够的 想象和发挥空间,一步一步地把装 进了套子。自以为聪明过人的嘉靖,这 个春节自然是过得不开心,所谓“斋戒 祈雪”,说白了,就是找一个好听一点 的词,闭门思过罢了。十多天下来,他 为自己去年的个人消费过多,心里正难 受着呢:一是气这些做事人,巧借他的 个人项目,不惜成本,;二是 花就花了吧,却搞得满城风雨,居然让 地球人都知道了,遭来周云逸等臭知识 份子的。现在严嵩引进了这么一个 本土化的项目,可以进一千万两的银子, 他能不高兴吗?于是,拍着掌,满怀欣 喜地恩准了推行“改稻为桑”的经济政 策,并且定为国策。 “改稻为桑”何以弄巧成拙 一项的国策,却因不同利益群 体之间的利益争夺而变得祸国殃民 在明末清初之前一千多年里,中国 的经济形态,一直是自给自足的自然经 济,除了盐、铁等重要物质实行国有垄 断经营之外,国家对蚕桑、粮草的生产 和流通大体都是放开的。从电视剧《乔 家大院》中,我们可以看到,晋商的发 迹主要是在北方的边境地区。因为那里 有大量的屯兵,实行粮草交易,不 仅减轻了国家的负担,而且给山西人创 造了发展贸易的机会。当然,晋商以战 争为商机,囤积粮草,发战争财,那也 是再自然不 过的事情。 到了明 末清初时, 中国的 才开始有意 识地一 些影响经济发展的产业政策。 嘉靖年间,国库,经济到了崩 溃的边缘。民间传说:“嘉靖嘉靖,家 家干净。”到了老百姓都说家家干净的 时候,不仅帝王不幸福了,而且帝国的 都是个问题,何以奢谈可持续发展? 在《大明王朝1566》中,严嵩父 子连哄带诱,与嘉靖共同忽悠出了一项 “改稻为桑”的国策,目的是要通过发 展生产,扩大出口,来增加国家的财政 收入,填补亏空。 表面听起来,“改稻为桑”无论如 何是的一项好政策。农民种地 的收入不如种桑的收入高,嘉靖又决定 不增加改稻为桑者的税收。而且蚕桑 业的发展,必然带来农业向手工业的转 移,几千年来脸朝黄土背朝天的人 因此有望拿到“农转非”户口,这是多 大的好事呀,老百姓怎能不? 然而,“改稻为桑”这个看似英明 的国策,就出了问题。 急功近利。推行这项国策的人提出 了“一年初见成效,三年内大见成效” 的目标。第一年就要织出五十万匹丝绸, 而且已经与签订了出口合同。典型 的“政绩工程”!尽管当时的官员还不 善于以“亲民”为口,打出“为老百 姓办几件实事”的旗帜,但做事已经 胆气十足了。为了推行国策,竟派 士兵骑着战马去踏农民的秧田,引发了 杭州郊区的老百姓到总督府集体的 事件。 兼并土地。要丝绸的规模生产 和质量,必须解决原料生产的规模经济 问题。所以“改稻为桑”必然涉及土地 兼并问题。如果古人能够像现代人一样, 在土地兼并的同时,辅之以合理的补偿 和就业人口的转移,本也无事。但那个 时代的阶级是想不出现代人的办法 的。于是,商人为了降低土地兼并的成 本,与官员,通过行力来 压低土地价格。的背后,是官 员从中瓜分相当份额的巨大利益,所谓 少数人吃多数人,再少也是多。 这不禁让人想起前些年某些城市, 与商谈好了土地价格, 然后不惜甚至“” ,旧城成为不断引发群体 事件的一个重要原因。 有意思的是,推行“改稻为桑”的 一派,高举推行国策的伟大旗帜,雷厉 风行,敢做敢为,大刀阔斧,义正辞严。 而他们的措施,却激起了有的 官员的反对与,由于不便与皇上钦 定的国策作对,“改稻为桑”的反对派, 一方面以百姓根本利益的代表者自居, 另一方面又只能阳奉阴违。于是,这场 博弈成了一场明枪暗箭的党争。 简单问题复杂化。尽管胡宪是严 嵩的,但他有大局观念,且行事谨 慎。原本是能把“改稻为桑”处理好的, 但却派谭伦督战,把局面搞乱了, 使胡宪腹背受敌,左右为难,成了风 箱里的老鼠,最后只好下课。接下来, 严世藩又想加强力量,但为了避嫌,派 出的是一个不谙,完全没有地 方工作经验的高翰文,结果彻底把事情 搅黄了。任何人物,如果不能就事 论事,而是以人划线,必然会将问题复 杂化。互相掣肘的结果是,不但不能做 的事做不了,能做的事也做不了了。 问题外部化。争斗一旦到 了白炽化的阶段,出于对失败的恐惧, 各方出手都趋向于斗狠,非致对方于死 地而后快就成为选择。为了嫁祸于 人,郑泌昌、何茂才不惜放走倭寇,纵 火劫狱,诬良通倭。但这也是一着险棋, 把外敌都请出来当棋子了,难怪郑泌昌 对何茂才说:“这可是最后一步棋了。 做不好,你和我就自己坐到上去 一个问题在延续的过程中,往往会衍生出一系列问题,何况一系列问题在 互动的过程中,不知会繁殖出多少问题。 于是,“改稻为桑”的结局如何就不难 预见了。淳安、建德两县被淹,马宁远 等四人问斩,胡宪辞去浙江巡抚, 郑泌昌、何茂才被,沈一石放火自 焚,杨金水疯了,高翰文被„„原 本是一次向自然要资源的经济活动,最 终却变成了向要命的斗争。 “改稻为桑”如何被定为国策 在《大明王朝1566》中,为了弥 补上一年的巨大财政赤字,严家父子绞 尽脑汁,挖空心思,终于想出了一个能 够实现方方面面多赢的好办法,这个办 法好就好在他手下有人。 浙直总署兼浙江巡抚胡宪,是严 嵩一手提拔起来的朝廷重臣,人品才干 都是一等一的国家栋梁之才,并且深得 皇上信任。浙江的布政吏郑泌昌,按察 吏何茂才,也都是嫡系,由他们来组织 扩大丝绸的生产和出口,换取外汇,增 收几百万两白银来填补亏空,看来没有 多大问题。而且,项目过手的环节多, 肥水丰厚,不仅手下的人有积极性,把 他们养肥了,自然也就有了孝敬老师的 银子。 然而,严家父子也知道,关系如此 重大的经济政策,必然涉及到方方面面, 推行起来难度比较大。首先,必须要得 到皇上的首肯,并且使之成为一项国策, 推行起来才有可能平衡各方面的利益, 尤其是要搞定太监总管吕公公,以及他 的干儿子--江南织造局兼浙江舶司的一 把手杨金水,并且可以拿虎皮做大旗, 排除的干扰,达到预期的目的。 创新总是很难的,从古至今都是这样。 真是难为了严家父子,在周云逸死 后的这个难过的春节期间,经过反复论 证,精心谋划,总算是拿出了一个比较 完整的自救方略,并且在如何抛出这个 方略的问题上,也都颇费心思,进行了 深思熟虑的谋划。这一出戏所表现出来 的招术套,都显见八十一岁的严嵩, 是何等的老成谋国。否则,我们很难理 解:为什么嘉靖明知严嵩一伙为恶多端、 贪得无厌,却还是离不开他们。 借着张居正提出扩充海防、抗击倭 寇所引出的话题,严嵩,侃侃 而谈,循循善诱,给嘉靖留下了足够的 想象和发挥空间,一步一步地把装 进了套子。自以为聪明过人的嘉靖,这 个春节自然是过得不开心,所谓“斋戒 祈雪”,说白了,就是找一个好听一点 的词,闭门思过罢了。十多天下来,他 为自己去年的个人消费过多,心里正难 受着呢:一是气这些做事人,巧借他的 个人项目,不惜成本,;二是 花就花了吧,却搞得满城风雨,居然让 地球人都知道了,遭来周云逸等臭知识 份子的。现在严嵩引进了这么一个 本土化的项目,可以进一千万两的银子, 他能不高兴吗?于是,拍着掌,满怀欣 喜地恩准了推行“改稻为桑”的经济政 策,并且定为国策。

  随着国家各项政策的,携程、途牛、去哪儿、飞猪、马蜂窝等在线旅游先后宣布,将为消费者提供“无损退订”服务,并先期为消费者垫付退改费用。

  1.先秦:西周—分封制(分封制是西周分封建诸侯的制度,是奴隶的上层建筑;周王把土地和分封建给王族、功臣和先代贵族;诸侯要服从命令,按期纳贡,随从作战。作用:初期巩...

原文标题:论文范文—“改稻为桑”何以弄巧成拙 网址:http://www.abcls.cn/yulexinwen/2020/0802/30578.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