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bcls.cn

596秘史:世界的“邱小姐”原

  经过繁忙而紧张的准备工作,中国第一颗原试验于19年9月初基本就绪,比原计划提前了9天。

  9月15日,美国国务卿腊斯克、长麦克纳马拉等人在午餐会上研究了联合苏联,或打击中国核计划的方案。

  9月16日15时,在会议室,专委会就核时间等相关问题进行研究,听取刘西尧依据9月9日由张爱萍、刘西尧署名的《首次核试验的准备情况和正式试验的工作安排汇报提纲》的内容。说要做两手准备:今年如果不试验,那原放在哪里?会不会被人炸掉。有没有直接进行空爆试验的可能?要多考虑几个方案。第二天上午10点钟,周总理继续主持会议,首先听取了刘杰和赵尔陆关于核武器近期发展和调整核工业战略布局问题的汇报,然后研究第一颗原正式试验的时机和近期继续发展核武器的战略设想等问题。会上对核试验的时机问题有不同的意见。

  刘杰说,19年8月份,我们这个原定型了,同时原铀-235的装料也完成了。现在最关键的就是时间,就是从战略上考虑什么时候做原试验。第二个问题就是究竟有没有把握,能不能响。再一个问题是以后,国际上究竟会怎么反应,后果怎么样。这些都要从大的全盘来考虑。就在9月份,美国的卫星也都拍下来了,要对中国做扁桃腺的处理,要让中国的核能力绝育。U2飞机也不止一次地专门来侦察。形势是相当紧张的。

  在这种情况下,究竟怎样合适,首先看我们有没有把握。有一次专委开会,周总理亲自主持,他特别问我们,我们的原有没有把握响?我们答复的时候就有点儿迟疑。为什么?因为那时确实没有十分的把握。总理也讲,假设我们试的时候没有响,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下一次怎么样搞法,这都要有预案。那时做了两颗596,有一个是备用的。总理这时特别强调说,敌人要我们,我们最重要的是要上三线,准备我们第二套东西。在他考虑的方案里边,596试验的时间不光是19年,甚至考虑了1967年,总理说到那个时候我们的第二套也建设好了,可以集中试验,特别是核导弹。总理是在开专委会的时候讲这些意见的,在座的各位副总理也都发表意见,一种说现在就试,一种说应该再考虑考虑,等到我们三线建设起来以后再试也不迟。

  9月20日,罗瑞卿向、呈送了《关于首次核试验时间的请示报告》。9月22日,局召开扩大会议。指出,原是吓人的,不一定用。既然是吓人的,就早响。会议决定按10月份早试的方案进行。

  李旭阁说,那时试验方式已经定下来了,塔架都搞好了,同时也布置了空投这一套,并对防止敌人,采取了相应措施。总理决定,要把那些核工厂都做个翻版,在后方另搞备份。谈到原的运输时,总理说知道这项任务的人不要太多了,不应知道的不要知道。这个时期就根本不要写信了,你们自己除公事以外,也不要为私事打电话。

  贺龙这时插话说,刘杰、刘西尧都不要去了。试验原是天大的事。周总理接着说,保密问题,不能假手许多人。

  刘西尧说,第一颗原的准备工作一切就绪,张爱萍和我回到向总理和专委汇报后,总理把我留下问我,假若暂不试验行不行?我说估计没有问题,肯定可以实现核,但是为了研制氢弹,还得先原,弄清我们原的梯恩梯当量才行。总理为什么要提这个问题?人人都知道,当时的国际形势十分,有消息说个别大国已经,中国若进行核试验,他们就要摧毁我们的、核。作了早试的决定后,我们节进行,没有同意,要我们在10月15日到20日间选择适当的时间进行。

  对596后,烟云从哪儿过,总理提出了要求。这都是军事上的事儿,跟总参的关系密切,主要由罗瑞卿和杨成武在安排。防空主要还是靠咱们的飞机,再就是高射炮,布置了几层,从咱们的边境一直到核工厂与试验场,层层设置防御。开专委会的时候,总理没说要记录的,我们都不记。那时候咱们以为录音机就是间谍用的器,见识落后啊。会议到最后时,对李旭阁说,今晚出一些暗语、来。他给张爱萍同志和我们的工作人员讲,说你们把来往电话搞个密语表,便于来回通话。这事我负责,因为我是当时办公室主任。还有二机部办公厅的一个主任,叫张汉周,刘杰的秘书李鹰翔,加上国防科委的高健民,他是国防科委二局的一个处长,我们就一块凑。原代叫邱(球)小姐,不是老邱(实际上原始档案中的密语表上写的就是老邱,这份密语表正是李旭阁自己主持拟定的)。

  9月24日晚,张爱萍把23日晚和24日下午两次会议具体研究和布置的情况给、贺龙、罗瑞卿写了书面报告,并附上了核试验场区向报告的明密语对照表。明密语对照表中:正式试验的原,密语为老邱;原装配,密语为穿衣;原在装配间,密语为住下;原在塔上密闭工作间,密语为住上;原插接,密语为梳辫子;气象的密语为血压;原启爆的时间,密语为零时。有关领导也都有相应的代,是87,是88,是82,贺龙是83,是84,罗瑞卿是85。

  10月12日晚10时30分,代596的原装配完毕,就等吊装上塔了。

  但直到这时候,由于气象的原因,的零时还不能定下来。有一天,装配组长杨春章半夜做梦,早晨一睁开眼睛就告诉大家说,“昨天夜里我零时定了,是三个15。”杨春章这么一讲,大家就琢磨,三个15是什么意思?众人凑在一起开始圆梦,像猜谜一般七拼八凑,结果就凑出了一个日子———今年是建国15周年,算是第一个15。从十一节开始往后数15天,会不会是16日?还有一个15,是不是16日那天的15点钟?就这样,作为一个梦兆,596的零时是19年10月16日15时,很快在九院参试人员中传了开来。几天以后,定的零时正式传达下来了,10月16日是下一个短时期内惟一的一个好天气,决定第一颗原启爆的零时定在16日15时。

  听到这个传达,大家一下子愣住了。这个老杨可真是神了,他的梦有这么?

  前夕,在离爆心大约十二三公里的一个山包上,摄影师郑管着五台摄影机。他手中端了一台,作机动拍摄,另外四台机器则固定在山包的不同。

  郑说,原的过程分那么四段,就是闪光、火球、烟团、蘑菇云。前面三段有强光、冲击波,人必须隐蔽,只能靠事先固定好了的摄影机,手上拿的这台摄影机只能等光辐射和冲击波过去了,才能出来拍。人们后来看到电影上的蘑菇云,就是用手动摄影机拍的。

原文标题:596秘史:世界的“邱小姐”原 网址:http://www.abcls.cn/zonghexinwen/2020/0412/4426.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